• 首頁 >新聞資訊 >企業動態

    “兩彈一星元勛”黃緯祿:一生只為導彈來

    2022-06-10 瀏覽 : 681

    “假如有來生,我還要搞導彈”

                                                ——黃緯祿

    PART 01

    科學家介紹

    微信圖片_20220610092906.jpg

    他是中國首枚潛地導彈總設計師;

    他是中國第一艘核潛艇副總設計師;

    他是中國固體戰略導彈的奠基人;

    他就是被譽為“巨浪之父”、“東風-21之父”的黃緯祿。

    1916年12月18日,黃緯祿出生于安徽省蕪湖市。1936年8月,黃緯祿考取南京中央大學電機系無線電專業。1940年8月,畢業且獲工學士學位。后被分配到資源委員會無線電器件廠重慶分廠,因工作出色升任工程師。

     ?  學成報效祖國   

    1943年5月,他獲得到英國標準電話及電纜公司和馬可尼無線電公司實習的機會。在英國實習期間,一顆落在英國倫敦的納粹導彈險些令他死于非命,然而,這也深深地震動了這個無線電專業的實習生。振興國家、工業救國的信念愈發堅定。實習期滿,他決定留英深造無線電專業。

    1654825516103956.jpg

    1945年,黃緯祿考入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無線電系,攻讀研究生。1947年9月,以《雙路無線電通信》的論文畢業獲碩士學位。學成之后,他懷著報效祖國的理想毅然回國。

     ?  從零開始,發射中國自己的“爭氣彈”  

    1654825570105057.jpg

    1957年,在剛剛成立一年的中國導彈研制機構——國防部五院,黃緯祿開始了他的“導彈人生”。中國導彈的研制是從仿制開始的。但正當仿制工作進入關鍵時刻,蘇聯單方面撕毀協議,撤走了全部專家。

    1654825640958920.jpg

    黃緯祿和他的戰友們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搞出自己的“爭氣彈”!黃緯祿擔當起了導彈的“中樞神經”——控制系統負責人的重任。1960年11月,中國仿制的第一枚導彈——“1059”(東風一號)發射成功,實現了我國軍事裝備史上導彈零的突破!

     ? 一定要把中國的固體導彈搞出來  

    早在上世紀60年代,我國已先后研制成功了原子彈和液體地地戰略導彈,但液體導彈準備時間長且機動隱蔽性差,缺乏二次核打擊能力。黃緯祿臨危受命,擔綱我國第一枚固體潛地戰略導彈“巨浪一號”的總設計師。

    1654825777994894.jpg

    黃緯祿提出了“臺、筒、艇”三步發射的試驗程序——第一步在發射臺上做試驗,第二步在陸上發射筒中打導彈,第三步在艦艇上打遙測彈。

    1982年10月12日,渤海海面上,一條噴火的蛟龍躍出水面……準備了十幾年之久,第一代固體潛地導彈終于研制成功了。試驗的成功震驚了世界,標志著我國成為具有自行研制潛地導彈和水下發射戰略導彈能力的國家。中國擁有了二次核打擊能力!

     ? “導彈醫生”的“剜肉補彈”  

    黃緯祿解決技術難題有妙招:在腦中畫出故障樹,從根到梢逐步判斷,甄別一個解放一片……此法屢戰屢勝,液體型號技術人員評價他是“故障分析一個準”的導彈醫生。一般情況下但凡名醫,大都深諳養生之道,愛惜身體,規律生活??墒恰皩椺t生”黃緯祿卻并非如此。

    1654825837705549.jpg

    1982年,黃緯祿主持研制的新型潛地導彈發射成功。成功的背后,頂著巨大壓力的黃老忍受著病痛折磨。到醫院檢查時,醫生十分詫異,這個消瘦的人到底從事什么樣的工作,會落得一身的?。菏改c球部潰瘍、輸尿管結石、心臟病……

    那一年,66歲的黃緯祿體重減了11公斤。人們說,黃老是剜下自己的血肉,補在導彈上了!而黃老自己卻說:“11公斤相對于動輒以噸計算的導彈來說算不了什么,但是將這血肉‘補’在導彈上,成就的卻是一個民族的希望和驕傲!”

     ? “四共同”原則  

    “巨浪一號”研制期間,技術問題太多、太復雜,初始研制,經驗不多,各部門希望“把自己的余量留的多一些、困難留的少點”的想法比較普遍。

    1654825878213867.jpg

    在研制陷入瓶頸的關鍵時刻,黃緯祿召開了總師擴大會議,要求大家把各自口袋里的余量貢獻出來,對指標進行重新分配。一時間,各方面抵觸情緒接踵而至,黃緯祿頂著壓力,苦口婆心地說服動員,反復與大家溝通協商,為了共度難關,大家要各自多承擔一點困難。但是,在進行難點分解的過程中,可能會有單位通過極大努力仍達不到新指標要求,就將承擔一定風險。那么這樣的風險不由某個單位負責,而由所有單位來共同承擔。黃緯祿明確表示:“作為總設計師,我首先要承擔責任?!?/p>

    “有問題共同商量,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這是黃緯祿處理棘手技術問題的方法,最終成為航天科研戰線解決協調問題的“金科玉律”。


    PART 02

    2022年上半年“同讀一本書”

    《黃緯祿院士傳記》活動安排

    1、閱讀、撰寫心得

    時間:《黃緯祿院士傳記》:5月22日—6月22日;

    在閱讀的同時,每位員工根據自己的心得體會撰寫讀書心得,并統一上交給所屬部門領導,以此作為讀書交流會的內容。部門領導要關心下級的學習,圍繞目標進行指導。


    2、手抄報展覽活動

    時間:6月

    安排:閱讀完書籍后,各部門制作手抄報,提交至編輯部參與評選,進行線上、線下展覽和評選。


    3、讀書交流

    時間:《黃緯祿院士傳記》:6月23日—7月23日;

    銷售系統服務中心在月例會中,安排單獨時間讀書交流,所有人員都應參與;總部視人數情況,以一、二級部門為單位組織交流。各事業部運作支持部人員,參與所在職能部門的讀書交流(關于讀書交流會的詳細要求及步驟將在后期另發OA通知到各部門)。


    4、銷售系統《黃緯祿院士傳記》讀書活動

    時間:7月年中會議期間

    計劃1:線下辯論賽(未受疫情影響,全體主任能夠線下集中到一起的情況下,實施此計劃)

    賽制:12個行業公司/事業部+國際部,組成4支隊伍,兩兩對決,勝出組角逐冠亞軍,落敗組得分高的獲季軍。

    計劃2:線上錄制視頻展示(受疫情影響,主任不能線下參會,只有行業公司/事業部領導參會的情況下實施此計劃)

    賽制:每個行業公司/事業部派出一支代表隊,提前錄制視頻,然后在年中會期間,視頻全程網絡直播,各服務中心全程觀賽。


    5、總部《黃緯祿院士傳記》年代秀

    時間:8月

    活動內容:

    第一部分:以黃緯祿院士的一生為線,按年代軌跡分別展示九個篇章——少年有志、艱難求學、出國留學、愛國敬業、與導彈結緣、殫精竭慮、勇于創新、迎難而上、總設計師。將總部各部門分為9支隊伍,每支隊伍抽簽選取一個篇章,現場展示“年代秀”。整場活動串下來,展現了主人公黃緯祿院士成就非凡的一生及其偉大的精神。(注:什么是“年代秀”?即通過各種不同的演繹形式,搭配貼合年代主題的妝容、服裝、道具等,反映主人公在該篇章年代的事跡、精神、品質。)

    第二部分:一個部門展示完畢后,將在主持人的引導下,從現場題庫展示板中抽取“能量包”序號?!澳芰堪睂偌臃猪?,不同的“能量包”內容不同,對應的規則不同。例如:年代歌曲競猜、主人公事跡競猜、你劃我猜等等小游戲。(隊伍完成“能量包”的內容可以獲得相應加分,分數將加至各隊總分)


    PART 03

    黃緯祿影視資料


    1、《科工人物》 黃緯祿 兩彈一星元勛 巨浪一號總設計師(2021年)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b4y1q7wF/

    2、《“兩彈一星”元勛黃緯祿:為原子彈插上翅膀》(2019年)

    https://v.qq.com/x/page/w0825rf56v1.html

    3、《國家記憶》 20180503 兩彈一星元勛 黃緯祿(2018年)

    https://tv.cctv.com/2018/05/03/VIDERqbnvoJMU78OZEXAR4wQ180503.shtml

    1654826150294939.jpg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QQ空間

    • QQ好友

    • 微信

    • 豆瓣

    • 人人網

    • 開心網

    • Facebook

    • Twitter

    • Pocket

    • Google+

    • 有道云筆記

    • 明道

    • 朋友網

    • Tumblr

    • Instapaper

    • LinkedIn

    取消
    精品国产白嫩导航,一攻多受H嗯啊巨肉寝室,女孩子的裙子里到底有什么呢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